申领北京居住证关卡重重:没了暂住证多了居住卡

今年10月1日开始,北京正式启用北京市居住证,暂住证走入历史。10月1日,记者早早带了身份证、暂住证、以及房屋租赁合同及证件照片来到了居住地的派出所,准备第一时间申领居住证。然而申请的过程和细节却让记者大为诧异,暂住证虽然没了,领取居住证却非常困难,而且对多大多数人来说还多了个不是暂住证胜似暂住证的居住卡。

 

派出所门口的显著位置贴着《北京市居住证申领流程》

 

派出所工作人员向申办人员解释规定

1 办居住证续先提供在京居住满6个月证明

走进派出所,记者发现现场已有不少人正在咨询申领居住证的相关事宜,派出所工作人员忙着跟申办人员解释相关规定。根据北京市居住证的相关规定,申领居住证首先需要首先提供在京居住满六个月的证明,才能继续进行后面的材料审核等有关手续。

那么,在京居住时间如何证明呢?那就是已满6个月且在有效期内的暂住证或居住登记卡。

2 暂住证失效拦住大多数人的申请

记者虽曾有暂住证,且在京工作居住多年,但却过了有效期,而北京市暂住证已经停止发放,因此通过暂住证证明居住满6个月的条件记者已经无法达到。记者调查了一下周边同事和朋友,发现除个别人因买车摇号等需要而暂住证还在有效期内,绝对大多数人的暂住证都已过期失效。因此暂住证在有效期且满6个月的条件已经将大多数人拦在了居住证办理的门槛之外。

3要领居住证先办居住卡且满6个月

 

北京市居住证办理指南的内容

暂住证的路不通,另外一条证明条件就是《北京居住登记卡》。这又是个什么东西?暂住证取消之后,不是换成《北京市居住证》(简称:居住证)了吗,怎么还多了个《北京市居住卡》?

记者大惑不解,只好请教工作人员。据工作人员介绍,符合条件的外地户口人员可以到居住地来京人员和出租房屋服务站流管站(简称:流管站)办理暂住登记,然后领取《北京市居住登记卡》(简称:居住卡)。而在京居住时间则以居住卡及信息系统记载的居住时间为准。也就是说记者在京工作多年统统不算,只能重头再来,作为一个新入京人员申请居住卡。

记者详细了解后发现,居住卡有效期仅有6个月,期满可以再次签注。由于领取居住证需要满足拥有居住卡且满6个月的条件,也就是说记者需要在领取到居住卡6个月之后,再次提交证明材料,让居住卡签注生效的情况下,才可以有申请居住证的资格。

而据记者了解,被废止的暂住证的有效期一般都有1年,此前暂住证由派出所发放,居住卡的发放权力则下放到了流管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派出所里摆放着《北京市居住证》和《北京市居住登记卡》的办理使用指南

4 申请居住卡材料跟暂住证一样

在派出所的桌子上,摆放了大量的《北京市居住证》办理指南和《北京市居住登记卡》办理指南。记者查询得知,申报暂住登记、领取《居住登记卡》时,需要提供以下材料。

1 身份证明:本人身份证或居民户口簿或原籍公安机关出具的身份证明。

2 证件照片:本人近期一寸白底正面免冠彩色证件照片1张。

3在京住所证明:自有住房的:提供房产证或者商品房买卖网签合同。租住房屋的:提供在有效期内且记载有房屋详细地址、出租人和承租人双方姓名、居民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租赁期限的房屋租赁合同或协议。寄住或借住的:提供房屋所有人或户主出具的寄住或借住证明。居住在学校、医院、研究所等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提供加盖单位人事或者保卫部门公章的居住证明。

记者曾办理过暂住证,发现居住卡的申办材料基本与申领暂住证的材料基本相同。

5 居住证办理成功者寥寥无几

记者在现场发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有近20多人前来咨询居住证的办理,最后满足条件的只有3人。记者询问得知,其中1位满足条件的市民是自有住房、暂住证在有效期限内,且住房地址未变更过。

在这期间,有位前来咨询的老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是在北京居住多年的湖北人,现在住的是女儿的房子。工作人员告诉他,除了居住证所需材料外,他还需要有证明父女关系的资料。而老人跟女儿的户口已经分开多年,无直接证明材料,而且年事已高,离家三十多年,回老家开证明材料非常困难,最后只得无奈离开。

通过申领的过程,记者发现北京居住证的申领实际预设了复杂而难度颇大的前提条件,并增加了一个不是暂住证胜似暂住证的居住卡。如此,造成实际上可以申办北京居住证者寥寥无几,使得一项顺民心的改革措施成为普通民众难以企及的镜花水月。

北京自住房弃购率为什么这么高

文章出处:头版 作者:齐琳 阿茹汗 发布时间:2014-07-21

  今日,北京将迎来自住房供应以来最便宜的项目——当代MOMA大兴采育项目的摇号,而9500元/平方米的售价也被看做是最适合中低收入购房者选择的。然而,业内却担心,由于位置偏远,当代MOMA大兴采育项目的弃购率可能再创新高。此前从已经摇号的三个项目看,本应一房难求的自住房,弃购率从20%一路涨至60%,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对已完成选房的两个自住房项目弃购家庭的回访发现,虽然最终项目去化率毫无疑问达到100%,但明知无力承担依然“打酱油”摇号的心态是导致表面弃购率不断攀高的原因,而无成本的弃购是助涨这一问题的关键,业内呼吁应适当合理增设弃购门槛,避免表面高弃购率影响政策决策。

金隅嘉业对汇星苑603户弃购家庭进行随机回访发现,在接受访问的70户家庭中,76%的家庭是由于支付能力有限而放弃了选房。“这些家庭中各自的具体情况又有不同,其中有一部分是根本无法凑齐首付的,也有支付不起贷款月供的,还有一部分是由于退休无法申请贷款又没有能力全额支付的。”金隅嘉业市场营销部经理陈玉谦介绍,在中签家庭中保障房轮候家庭数量虽然只有百户左右,但是这类家庭弃购的概率非常高。

在陈玉谦看来,汇星苑由于地理位置靠近市区而定价较高,对于购房家庭来说确实会对家庭收入形成考验,买房人也可以将目标转移至价格偏低的自住房。

但继汇星苑后,售价1.3万元/平方米的首创悦都汇在进入选房程序后也未能逃过被弃购的尴尬,弃购率甚至远高于汇星苑。

在悦都汇选房第一天,700个中签家庭共认购296套,接近六成的家庭未按时到场选房,而三天选房结束后,544套房源中480套被最终认购,剩余房源累计达到64套。

该项目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虽然还未对弃购家庭的原因做出数据分析,但是在与客户的沟通中发现,除了与汇星苑一样存在部分家庭无力支付外,绝大多数家庭因对其地理位置不满意而放弃了选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购房人在“血拼自住房”的QQ群中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他就是弃购家庭中的一员。“首创悦都汇在南六环外,可是我的工作地点在国贸,如果开车少说也要一个小时,乘坐公共交通至少需要两个小时。考虑到时间成本,最终选择了放弃。”

陈玉谦及上述首创悦都汇相关负责人均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每个项目因为其自身的位置、品质、价格,无法满足所有申购家庭的需求,弃购原因各有不同。

一位即将申请预售证的自住房项目负责人直言,每个进入申购程序的自住房项目,都在申购之初便会把位置、均价、套型、面积等信息公示,换句话说,购房者在选择是否申购前不但知道自己能不能负担得了首付款跟月供,也清楚地了解项目的位置,在明知道自己无力承担或者项目位置与自己需求不相符的情况下依然盲目申购,是拉高弃购率的重要因素。

此外,在上述两个项目中,均出现了少部分“打酱油”的家庭,从而拉高了弃购率。“有些家庭在网络申购之初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与,并没有对自己的支付能力以及对项目本身进行全面了解,到后期幸运摇中,成为中签选房家庭后才发现自己买不起或不想买。”在陈玉谦看来,此类现象的发生与自住房前期申购没有成本门槛有很大关系。

此外,血拼自住房的QQ群中也有业主表示,房地产市场的下行让自己觉得房价下降在即,未来可能会出现低于自住房项目的新房或二手房,与其买一个“受限制”的房源,不如等待时机到市场买房。

“确实有个别地方出现了二手房低于自住房的情况,比如在金隅汇星苑附近国美第一城的个别房源低于2.2万元/平方米,而在首创悦都汇附近的二手房在1.5万元/平方米左右,价格有些接近。但这些只是个别现象,情况并不普遍。”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表示,上述降价略低于或与自住房持平的二手房项目,基本都是建筑质量较差、户型不太好的项目,且属于个别项目中的“点降”。作为汇星苑摇号家庭代表的市民也曾透露:“经过对一些新房项目的考察后发现,自住房价格还是低。”

不断攀高的自住房弃购率,让一部分购房者和专家再次质疑自住房政策制定的初衷:北京到底是否需要这样的房源?

上述三位操盘自住房的开发商代表直言:“如果说经济支付能力是弃房的主要原因,在贷款政策没有松绑的情况下,这些人同样是无力购买其他普通商品房的,从这个角度看,弃购率的居高不是因为自住房项目本身的问题,而是信贷的持续收紧。”

此外,其中一位项目负责人也表示,相较于20%的弃购率,不论是汇星苑还是首创悦都汇,经过递补选房,最终都完成了100%的去化,情况好于普通商品房,这就意味着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下,自住房仍然吸引了大部分刚需客户,自住房的价格吸引力依然存在。

“而且自住房原本的定位是支持中端需求,并非保障低收入,因此保障房家庭因收入问题无力购买而选择弃购,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北京的保障房审核是过关的。”

但对于未来即将进入销售的自住房项目来说,如何解决弃购率依然是必须面对的话题。

在上述项目负责人看来,弃购率不断攀高,一方面会影响真正有需求的购房者选房,另一方面也会让监管部门对市场的需求无法真正掌握,甚至影响未来政策决策。“比如真的出现80%的弃购,那政府部门如果按照这一数据终止自住房政策或减少供应,受损失的还是中端需求。”

为此,业内建议,一方面设定弃购次数,避免“打酱油”心态;另一方面增加资质审核材料,在申购同时要求递交收入证明,让购房者清楚审视自身购房能力。此外,对于选房后的弃购,可以增设定金门槛,从而提高买房人的摇号中签率。北京商报记者 齐琳 阿茹汗